端午节假期带 Asher 到杭州郊区狮子山野攀,这是他学攀岩一年多以来第一次野攀。Asher 从 2019 年 5 月左右开始接触攀岩,珊珊也同时开始学,平均每周上一次课,再自己爬一到两次,两个人坚持的很好,我还老打趣说你们这是备战东京奥运么?可是眼看着 Asher 越怕越好,老父亲的骄傲也油然而生。

相册里找到的最早的一张 Asher 练攀岩的照片,2019年5月,上海红猩猩攀岩馆
Asher 说要给我展示一个倒挂
之后 Asher 跟妈妈转战上海各大攀岩馆,每周爬两到三次,周日基本是大半天都泡在馆里,陪练妈妈了不起。
有一段时间 Asher 玩心很重,不肯好好上课,珊珊就非常火大。我劝她,五岁的小孩子肯定爱玩,不要逼的太紧了让他对攀岩反感了反而不好。之后放养一段时间,果然回心转意。
狮子山一共爬了三条线,第一条线是难度最低的,但是也是他唯一中途想要放弃的,晚上我给他看我拍的视频,问他:“中途放弃和成功达顶你的心情肯定不一样吧,今天坚持到最后完线你心里什么感觉呀?” Asher 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满心的得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