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奥运临近,滑板也在国内持续升温,对于中国滑板的报道,视频也越来越多,但绝大部分只是为了蹭个热度而已。前天界面的这篇长文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对当下中国滑板这点事说的比较全面立体的一篇了。上个月作者小黄专程从北京飞来上海在我的办公室聊了一个下午,下面是第七部分关于我的采访,全文可以点此跳转

7

5月,国内权威滑板媒体KickerClub创始人管牧收到了《极限青春》节目组发来的名单,一共60名滑手参与录制,国内滑板圈男女老中青三代,去得相当全乎。他心想,圈子一共就这么大,这节目要是再拍下一季,都抓不出人了。

KickerClub旗下有一档由管牧主持的电台KickerRadio。他请来好朋友小有耳,聊了聊这个热门话题。小有耳供职于专注青年文化领域的咨询公司“青年志”,正好,“青年志”承接了《极限青春》的市场调研工作。

小有耳说,腾讯做滑板综艺的原因显而易见,从前年的《中国有嘻哈》爆火尝到甜头后,三大视频平台就一直在发掘小众青年文化,看亚文化里还有什么可捣腾的,用娱乐化的方式包装成综艺。嘻哈、街舞、电音、街球、乐队,现在轮到滑板。此外,滑板进入奥运会这事,形成了政策上利好,这也是一个原因。

“我上大学时有一本文化研究领域经典著作《亚文化:风格的意义》”,她说,“序言里印着一句话,我记得清清楚楚:’亚文化,从始至终都是商品社会消费文化水清草肥的大牧场’”。

在很多期节目里,管牧都会问嘉宾对于滑板入奥和滑板综艺的看法。前者是滑板圈几年来争论不休的问题,后者则是近期的热门话题。嘉宾的回答永远是正反两面,一分为二,有利有弊——正确且毫无意义。

管牧早在2014年南京青奥会加设滑板展演时,就在网站上连发三篇《我为什么不赞成滑板进奥运会》,阐述自己反对入奥的观点,他认为,二十多年来,整个滑板产业都是滑板人自己闯出来的,独立且自由的文化才是滑板最可贵的地方,“为什么我们放着与生俱来的自由身不要,非得自己送上门去给自己戴上体制的镣铐呢?”

6月,我在上海见到管牧,我问,滑板正式宣布入奥后,圈里人的态度是怎样呢?

管牧说:“肯定支持和不支持都有,但看滑板群里讨论,主流的声音还是认为这是个好事。”

这让我有些意外,毕竟很多孩子开始玩滑板都是因为,那不一样。

他说:“不要把滑板人想得多么不同,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以前没有政治、资本介入的时候,大家还能勉强维持在独立的状态,一旦有了利益,有了各方面因素,任何领域的人都会分叉的。”十年前,管牧注册Twitter账号时,签名是这么写的:“I believe skateboarding is one of the way to change China because I am a good example”。去年KickerClub网站改版,他把口号换成:“滑板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所改变”。他说,“现在看,不被改变都是奢望了。也总还会有不被改变的人,但总体上这部分人会越来越少,生存状况越来越差。只能自求多福了。”

PRESS

从“社会”到奥运

Galler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