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

Google & Apple

apple201110
我曾经是一个疯狂地果粉,很疯狂…(上图拍摄于2011年10月7日,Apple Store Sanlitun)

上大学的时候(1998-2002),周末去网吧包夜,就为了下载 Apple.com 上能看到的所有图片和视频。那个时候能找到的最快的网吧也仅是 ADSL 链接,128kb/s。我收藏一切与 Apple 有关的物品,海报,产品册,纪念品,真的假的。到现在我的备份硬盘里还有一个文件夹叫 Apple,里面有从第一代 iMac 时代开始到现在 Apple 历代软硬件产品的图片,网页,视频介绍,广告片,全景图,Apple Store 开店视频, Apple 广告歌, 所有的发布会视频… … 很全!我有整理控。(顺便:Flickr上有个大神,有 Apple.com 从1997年到今天的所有首页截图!)

folder
(我的 Apple 文件夹里的 Photo 子文件夹目录结构)

大学图书馆只有一本与 Apple 有关的书,讲 Mac OS8 操作系统,借了几次,快翻烂了,虽然直到近十年之后我才拥有了第一台自己的 Mac。买不起 Mac 没关系,我可以美化我的 Windows XP 来山寨一个以供自己意淫。2004年的时候我的 Windows 桌面看起来是这样的…

appledesktop2

那个时候感觉众人皆醉我独醒,Think Different, 你们懂么!哈哈。虽然当时我不曾拥有或长时间使用过任何一款 Apple 的产品。所有对 Apple 的认知都来自于我的那个 Apple 文件夹。2005年才终于买了第一个 iPod Shuffle,2006年买了 iPod Video,2007年得到了 iPhone 1代。也许这种长期得不到的距离感反而让我对 Apple 更加着迷吧。大学同学都记得我原来总爱说一句话:“如果让我去 Apple 工作,每个月倒贴500块我也愿意!”。这一天在2008年11月到来了,我得到了 Apple 在中国第一家零售店 – 三里屯 Apple Store 的 Offer。竟然不用倒贴500块就可以去 Apple 工作啦。然后我在那里工作了三年…

感觉自己非常幸运,自己的愿望和梦想总是能实现,尤其有幸能在 Apple Store 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加入这个团队,和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深爱 Apple 的果粉同事见证了 Apple Store 在中国的野蛮生长。在 Apple 我也学到了很多,成长了很多。

但是自从开始为 Apple 工作之后,逐渐的我发现这个 Apple 和我原来想象中的 Apple 好像不太对味,距离产生美这话说的还真没错。尤其是在一次季度会上,当 Manager 站在桌子上高喊 “Who are you?” 而其他员工高举双手喊到 “We are Apple!” 的时候,我不仅打了个冷战。Who is the big brother?

googlechina
(photo by Xhacker)

2010年初 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同年 iPhone4 发布,Apple 的疯狂地销售拉开了序幕。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关键时间点,一边是“宁死不屈”,一边是“唯利是图”。其实作为商业公司来说,唯利是图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毫无贬低的意思,能图到利起码说明你有这个本事,但是在我看来,这也许是一个成功的公司,但绝对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说“唯利是图”的原因因为牵扯很多商业机密就不便透露了)

iPhone3G 之后我就不用 iPhone 了,从 Nexus One 到 Galaxy Nexus 到 Nexus 4 到现在的 Nexus 5。在 Apple 工作的时候为了避免尴尬,工作时间手机基本都是静音,去美国出差就借女朋友的 iPhone4 顶一下。因为 Apple 这种封闭的公司文化下,如果你公然在 Apple 总部拿出一台 Nexus 那后果想都不敢想。我承认 Nexus 系列的硬件与 iPhone 的差距要以光年计,在软件方便,Jelly Beans 之前的 Android 与 iOS 的差距也不小,但是我为什么还是无可救药的成为 Nexus 粉呢?

因为我觉得一个人在选择产品的时候分几种不同的层次。第一层是选产品本身(硬件软件),第二层是选产品体验(购买,使用,售后),第三层是选产品背后的价值观认同。

每人的需求不一样,但是对我来说,价值观更加重要,我希望跟我价值观相符的公司能赢,我希望我认同的价值观能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主流,虽然我的声音很小,但是我愿意为他们摇旗呐喊。曾经我觉得 Apple 是那个我愿为为之摇旗呐喊的品牌,但是后来发现 Apple 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Google 才是。

另一个我常打的比方是:Apple 像中国和朝鲜,Google 像美国。Apple 和中国,朝鲜一样,一把手说了算,其他人都是螺丝钉,铁腕治理,效率奇高,发展神速,但是领导人接班是个大问题。Google 和美国一样,兼容并包,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生机盎然。打个比方,有次我去德国玩,在一家 Apple Store 用店内展示的 iMac 与国内同事 Facetime,开玩笑让她猜我在哪里,她怎么也猜不出,猜到才怪,因为全球的 Apple Store 店铺设计高度统一,细致到每家店配件墙的第几排第几个挂什么都是“中央”告知的,谁能仅通过一个摄像头里看到的 Apple Store 就猜出来你在哪里呢?这种高度统一国人应该不会陌生,某个特殊时期,我们曾经统一的连穿得衣服都是一样的。高度统一就意味着扼杀个性,藐视个体,在我看来是一种独裁。与 Apple 正相反的就是 Google,虽然 Android 的开放政策让 Google 一直被 Android 碎片化所诟病,但是碎片化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选择。选择中有好有坏,选什么靠你自己,但是最重要的是有选择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民主。

任何好东西都是有门槛的。对苹果来说,这个门槛是钱。对Google来说,这个门槛是脑子。所以你会看到满大街的 iPhone 而不是 Nexus。

Apple 很少给你选择,一切做到傻瓜化,对于绝大多数懒于动脑或脑力不够的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有钱马上买一部 iPhone5S,恭喜你拥有了市面上最好的手机之一。
Google 的产品里充满了各种彩蛋,花钱是买不来打开一个个彩蛋的喜悦的。Nexus5 很便宜,但是那些不懂它好在哪里的人我只能说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顺便说两个 Android 小彩蛋:1,打开 Google Now,对手机说 “do a berral roll” 看看会有什么情况发生。2,最新版的 Google Search 增加了在锁屏界面下通过 “Ok Google” 语音激活 Google Now 的功能。但是想要打开这个选项,你必须先在 Google Now 里搜索一下 “Ok Google Everywhere”,然后回到 Google Now 设置菜单才能看到该选项。)

傻瓜化意味着严重的依赖。一个好例子,iPhoto,界面的确漂亮,功能也很不错,操作绝对傻瓜化,你不需要考虑你的照片都放在那里,相机接上电脑导入就好,照片作完修改它自己就在那里,也不必管原始照片在哪里,修改版本在哪里,如此种种。但是对于那些使用 iPhoto 的朋友们,我只能祝你们好运,万一哪一天你不能或不想用 Mac 了,想要把照片导出来的时候,你会为傻瓜化付出惨痛的代价… … Good Luck!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用 Picasa 的原因。

希特勒说过:“士兵不要思想,有领袖替他们思想。” 独裁者都喜欢替别人思考,为别人作决定,体现在产品上也是一样。

顺便,最近读了两个小文章,也是说 Apple 与 Google 文化的,之前读过很多,记不起来了,就放这两个吧。

参加 Google I/O 2014 是怎样一番体验?

一位 iOS 开发者眼中的 Google I/O

纯属个人观点。

Standard

One thought on “Google & Apple

  1. iroxlee says:

    我有与博主同样的想法。google 的用户体验不甚好,但非常自由。apple唯美,但绑手绑脚。可惜,nexus 虽好,像机太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