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323
2013年在斯德哥尔摩经朋友介绍有幸与传奇滑手 Ali Boulala 共进午餐并做了独家专访。采访刊登在了2014年1月号的 Whatsup 滑板杂志上。
I made this exclusive interview for the Legendary pro skater Ali Boulala back in 2013 in Stockholm. It published on the WHATSUP MAG ( the only one China skateboarding magazine) Jan. 2014.

IMG_4322

ali

ali2

ali3

ali4

Ali Boulala,前Flip职业滑手,瑞典人,芬兰/阿尔及利亚混血。所以名字听起来有点怪。
个人video part曾出现在《Flip Sorry》、《Really Sorry》,Osiris-《Object to Change》等多部影片中,Baker的影片里也时常有他的身影。印象最深刻的动作应该是他在法国挑战那个25层的超大楼梯……一个十足的疯子!
提到Boulala一定会想到Piss Drunx。Piss Drunx是最早由他和Aaron Pearceay 以及 Punker 《Matso》Mat创立的, 它不是一个公司也不是一个品牌, 只是一群朋友。后来加入的还有Jim Greco,Andrew Reynolds,Erik Ellington,和 Dustin Dollin。
虽然Ali Boulala最亲近的朋友们几乎都是Baker的成员,甚至连“Baker”这个名字都是由他而来的(以前Piss Drunx的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就叫Baker, 后来Andrew Reynolds就用这个名字作为自己公司的名字了)。但是他始终没有离开过Flip公司,因为他对自己年少时帮助过自己的公司非常忠诚。
不幸的是,他的职业生涯在2007年顶峰时期戛然而止。这一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 Ali Boulala因为酒后驾驶摩托车出现交通意外,不仅自己受重伤,还致使车上载的澳大利亚年轻滑手Shane Cross不治身亡。经过手术治疗伤愈出院的Boulala随后被判入狱2年,直至2010年3月12日才恢复自由。
现在的Boulala和自己的太太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已经完全淡出了滑板圈,经营着自己父亲的餐厅ELAMIR(www.elamir.se)。不久前我在斯德哥尔摩经好友Kristian介绍来到他的餐厅,对他进行了一个采访,点了一份鸡肉午餐,我们坐在餐厅角落里一张非常特别的桌子上(这个角落是专门为Ali和他的滑板的朋友们吃饭而布置的。墙上挂着Ali过往的Flip签名款板面,餐桌的玻璃板下面满是Ali各个时期的滑板照片和他的朋友们的照片)开始边吃边聊。

交谈过程中大部分时间他都侧对着我, 说话比较慢, 反应也稍微有点迟缓. 不知道是因为车祸后手术的缘故还是原本的他就是这样.
还是非常注重自己的外表,看到我在拍照就赶紧整整头发,合影时戴上墨镜。脖子上挂着耳机。

管牧: Ali, 你是怎么想要开一家餐厅的?
Ali: 这其实是我父亲的餐厅,早在80年代原本开的是一家KFC,是全瑞典唯一的一家。但是很快市场就被麦当劳和汉堡王抢占一空,KFC在瑞典完全没有市场。92年我父亲就开了现在这家餐厅。这其实也是一个酒吧,晚餐时间过后就会开放酒吧,但是食物是随时都有供应的。

管牧: 那你现在每天的生活都是怎样的?
Ali: 每天早上9点准时到店里,准备一下收银机里的零钱为开店作准备。检查一下整个餐厅有没有什么问题,昨晚的情况是否正常。如果没有问题,我们11点开店,准备午餐。这之后基本就没有事情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可能见几个朋友,可能待着。

管牧: 也有可能是查看你的instagram吧?
Ali: 那当然!(大笑……)这是早上醒来要作的第一件事。我现在甚至每隔几个小时就要看一下。这是和朋友们保持联系的好方式。我在facebook有个fan page,但是facebook对我来说有点太繁杂了,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把照片给我老婆让她帮我上传facebook,我还是更喜欢instagram一些。

管牧: 对了,恭喜你结婚了,虽然祝福有点迟到。那婚后生活有些什么不同么?
Ali: 谢谢,对,2010年结婚的,事实上婚后我觉得一点变化都没有。很多好友从世界上各个角落赶来参加了我们的婚礼,我们的婚礼在Gamla Stan岛上举行,婚礼后的Party就在这个餐厅里。

管牧: 你现在还在与Piss Drunx Crew联系么?
Ali: 当然,当然有联系,email, text message, skype, facetime……我很喜欢这些科技产品, 特别是iPhone。
管牧: 你最近都在听什么呢? (指着Ali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问)
Ali: 我听很多东西,最近还听了点hip hop。但另一方面我听得最多,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Bob Dylan。我每天都听,每天听几百遍,最少。我的另一个iPhone上只有Bob Dylan的歌。(这时他拿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给我看)
这是Sam Ashley(英国著名滑板摄影师)给我拍的一张十八九岁时候的照片。很多人看过之后都说我像年轻时候的Bob Dylan。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谁是Bob Dylan,我在想Bob Dylan是他妈的谁?(原文:Who the fuck is that?) 不过现在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管牧: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你的style。你的风格如此独特,是什么造就了你现在的风格呢?
Ali: 我也不知道,你看这个照片(指着桌子玻璃板下面压着的一张少年时期的滑板照片,照片上的Boulala也是肥牛仔裤加T恤),这是我,那时我也是穿牛仔裤加T恤,这都成了滑板的制服了。后来我和Jim Greco就觉得我们不能再这么穿了,fuck it。那时我们每天都在看性手枪的音乐录影带,有一天早上我们就说,走,去买一些像他们一样的衣服来穿吧。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穿牛仔裤+T恤衫了。其实现在我也没有特别去买什么衣服,很多衣服都是家人朋友觉得我会喜欢而送我的旧衣。比如今天身上穿的衬衣就是我老婆的妈妈送我的……

管牧: 不久前原性手枪的前主唱Johnny Rotten带着他的新乐队来北京和上海演出了。
Ali: 是么? 其实我以前也见过他本人。以前Flip的video在伦敦首映的时候他去参加过首映式。那时跟他混过。他对我很好,但是对所有别人都是一副很混蛋的样子。他私下跟我说他必须要装成这样,因为在大众心目中Rotten就应该是这样的,Be Rotten, Be Rotten!

管牧: 那你现在跟滑板圈的联系还多么?
Ali: 只是作为朋友有一些联系,别的就都没有了。

管牧: 那你有没有关注时下的滑板圈, 有没有特别看好的新人?
Ali: 太多了, 现在滑的好的人太多了。但是你滑的好不好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其他的东西。你需要有与众不同的东西,特别的风格。不然所有人看起来都一样厉害,这根本不重要。

管牧: 那你现在还有滑板么?
Ali: 我有尝试着再滑板。我已经太久没有滑了,我半年前作过一个kickflip,也就这个了,没有什么别的动作。 因为车祸后我作过手术,现在身体协调性很差,虽然脑子里对每个动作都很清楚该怎么做但是身体就是不协调。

管牧: Flip当年是怎么发现你的?
Ali: Flip team的Rune Glifberg 是丹麦人,有一次他来瑞典滑板,而我们有些共同的朋友。后来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我去了San Diego,刚好有个机会再次见到了他,他把我介绍给了Flip。

管牧: 听说你马上要和SSIDELINE一起合作一款背包?
Ali: 对, Kiristian找到我说一起作一款包,然后我就答应了,那就做吧。

管牧: 你也玩音乐么?
Ali: 玩一点,最近还有个人说要给我录音,其实我都是很随意的乱玩,不过也可以看看录出来后是什么样的东西。

曾经戒酒177天,甚至还用过一个iPhone app记录自己戒酒的天数,那个时间里自己在酒吧里点咖啡,当自己清醒时看到身边那些喝得烂醉的人实在很别扭。后来结束戒酒是因为Shane Cross的生日,我要为他喝一杯。

SKATEBOARD, WRITE

Ali Boulala Exclusive Interview

Gallery

One thought on “Ali Boulala Exclusive Interview

  1. Pingback: Stockholm | Guan M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